首页>廉洁山东>廉政广角

《醉太平》与小官蝇贪

来源:山东省纪委监委网站发布时间:2021-06-07

  作为中国传统文学的瑰宝,元曲小令尤以精悍洗练、诙谐生动自成一格,兼之紧贴世情、直抒民声,留下不少传世名篇。其中有一首讽刺小官蝇贪的《醉太平》,极是脍炙人口。 

《醉太平》 

夺泥燕口,削铁针头,刮金佛面细搜求:无中觅有。 

鹌鹑嗉里寻豌豆,鹭鸶腿上劈精肉,蚊子腹内刳脂油。亏老先生下手!  

  小令短短四十六字,以六个精妙讽喻描绘出“蝇贪”的穷形尽相:燕口泥灰、针头铁屑,民脂民膏已近枯竭,酷吏犹自不肯放过,一定要压榨到鹌鹑嗉空、鹭鸶腿折。就连塑金的佛面,贪官也肆无忌惮,搜刮盘剥。最终,该令以一句似叹似骂的“亏老先生下手”结煞:“老先生”贪腐之手,真敢、真长、真绝,而饱受凌虐的黎众,恨极、苦极,却又无奈之极。 

  “纵然官清如水,奈何吏滑如油。”翻开中国漫长的封建政治史,自上而下的苛政固然凶猛于虎,而直接面对民众的小官蝇贪,更是利如剔骨钢刀。受制于人治政体,对基层公权力的监督,始终是历朝历代吏治的短板。在中央集权稳固、政治相对清明的朝代,尚可通过监察巡按、观风考比等方式,遏制小官微吏之贪;如遇君昏臣庸、中央无力制约地方,基层权力运行失控,贪官墨吏则如嗜血之蝇、附骨之蛆,直至榨尽百姓的最后一滴血,进而成为致乱致亡的导火索。 

  前事不忘,后世之师。我们党要破解一兴一亡的历史周期律,就要构建起一套行之有效的权力监督制度和执纪执法体系,而对于基层小微权力的监督制约和对小官蝇贪的查处惩治,更是题中应有之义。在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上,习近平总书记强调,“要持续整治群众身边腐败和作风问题,让群众在反腐‘拍蝇’中增强获得感。”一事一治,难治根本;只有立足于基层治理创新,建立完善公开透明的基层公权力监督体系,才能从制度上斩断“老先生”伸出的手。 

  《醉太平》下不太平。一支民间短令,竟是揭示千古危亡之痛的“史鉴”,更为后世留下一副小官蝇贪的“活画像”。秦亡之失,后人哀而鉴之。党员干部也当时时自检自警,不要成为曲中所讽的“老先生”。须记:一字一句皆入青史,一毫一厘切莫欺心。(青岛市市北区纪委监委 张帆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