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廉洁山东>廉政广角

井冈三色

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发布时间:2021-06-04

  一

  井冈山小井红军烈士墓周围,树木苍翠,荫盖山头;毛竹摇曳,似在鞠躬。一百三十多位红军伤病员长眠在此,纪念碑上刻着鎏金大字“死难烈士万岁”,是毛泽东手书。

  1929年1月国民党军第三次“会剿”中,在小井养病的红军伤员不幸被捕,反动派放出话来:说出红军主力所在,便可以保命。一百三十多位红军,没有一人开口。一百三十多人中,没出现一个叛徒,这不仅诠释了什么叫坚贞不屈,更诠释了什么叫众志成城,什么叫万众一心。最悲壮的是,一百三十多位忠烈全部殉难,家国悲歌歌一曲,狂飙为民从天落。

  我们一行人,肃然排队,缓然而行,没想到,领队没有直接带我们去烈士墓前鞠躬,而是向烈士墓边的一个小山头走去。踏着小石阶,来到一座小墓旁,小墓非常小,小到不过三两尺见方,隐在灌木丛中,若不蹲下身来很难发现。走近,但见上面刻印的红色字迹有些漫漶,其字三行,分别是:魂归井冈,红军老战士曾志,(1911.4-1998.6)。

  曾志是中国共产党组织战线杰出的领导者,中共中央组织部原副部长。她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1928年上井冈山,任红四军后方总医院党总支书记,红四军组织科干事,红四军前委工农运动委员会民运股股长、妇女组组长。参加了著名的黄洋界保卫战。

  距曾志墓不远就是当年她工作战斗过的红军医院,以及惨遭敌人杀害的一百三十多名战友的集体墓穴。曾志生前就立遗嘱:死后不开追悼会;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;不在家设灵堂;京外家人不要来,北京的任何战友不要通知……遗体送医院解剖,有用的留下,没用的火化,但千万不要声张,不让其他人知道,我想这样做才真正做到了节约不铺张……骨灰埋在井冈山一棵树下当肥料……

  曾志逝世后,她的部分骨灰,安葬在井冈山小井,没举行什么仪式,她的女儿陶斯亮送她最后一程,魂归井冈。

  她还有个儿子,一生都在井冈挥着锄头,过着平常的农民生活。一个高居要职的领导干部,要解决自己孩子工作,不是难事。然则,曾志拒绝任何人给她儿子安排工作,这样的革命人,实在叫我肃然起敬。随队伍走了小半里地,我又回转身来,再次来到曾志墓前,虔诚三鞠躬。

  在井冈山,这样的故事,多如井冈翠竹。

  老红军甘祖昌,放弃大城市工作,带着妻儿,回井冈山当农民,他的孙女也因为下岗多次外出务工,最后选择自主创业来践行祖辈传下来的“自力更生”的奋斗精神……

  在大井,我听说了老革命何长工的故事。何长工曾率部打长沙,敌人抓了他家几十口亲人,并放话说:只要何长工退兵,亲人全放。何长工咬牙拒绝了,后来他家多口人被杀,杀戮手段残忍不可视……

  二

  我不是第一次到井冈山,但每次,都有不同的收获。

  井冈山,一座红色的山。那是烈士鲜血染红的,在这里,有四万多烈士悲壮牺牲。岭上开满映山红,映山红为什么那么红?那是先辈的鲜血染红的。井冈山的映山红是红艳艳的,井冈山的旗帜是红灿灿的,井冈山脚下的每一寸土地是红彤彤的。

  井冈山是红色的,井冈山也是绿色的。

  正值初夏,井冈山树木,生机勃勃,苍翠欲滴;井冈山灌木,蒙络摇缀,参差披拂;井冈山翠竹,苍苍莽莽,郁郁葱葱;置身井冈山,如置身在绿色的海洋,山风是绿的,空气是甜的。

  “战士指看南粤,更加郁郁葱葱。”当年,黄洋界是一座荒山,山上并无树木,现在走在黄洋界,依然是“过了黄洋界,险处不须看”。站在黄洋界上,看群山奔腾,万山叠翠,山,依然那么险要,然则,山,不再荒凉,乔木密密麻麻,翠竹亭亭玉立。井冈山不仅是革命圣地,也是风景胜地。井冈山随处可洗心,井冈山随处可舒身。

  来到龙潭,我给朋友发了一组照片,惹朋友惊呼:井冈山瀑布这么壮丽啊。是的,井冈山故事是壮烈的,井冈山风景也是壮丽的。

  禁不住李白的诱惑,我曾专程去看庐山瀑布,飞流直下三千尺,疑是银河落九天。我想,李白若到井冈山看到龙潭瀑布其山与水的交响,我想,下笔就不是直下三千尺,是直下三万尺了吧。井冈山龙潭树林荫翳,鸟语花香,落九天的瀑布,水声震天,回响山林,飞沫溅在额头脸上,凉飕飕,清爽爽。我心生感慨:井冈山是心灵可以寄魂之地,井冈山也是生命可以寄身之所。

  朱德将井冈山称为“天下第一山”,第一山上有天下难得兼备的两色:红色与绿色。而我,看到了井冈山另外一种亮色:金色。

  来到了井冈山深处、黄洋界脚下的神山村。山叠山,山连山,村子居在万山丛中,群山环抱,众木环绕。红色是神山村的魂,“孤军奋斗罗霄山上……”革命战争年代,新四军军歌响彻罗霄山;黄洋界保卫战、筹备粮食、建设药库、制作草鞋……革命精神和红色基因,流淌在神山村每个人的血脉里。

  如今,从战火纷飞的前线一路闯过来的神山村,在精准扶贫的政策下,正发生着神奇的变化。

  三

  我看到村民家门口摆了很多农产品,老木耳,鲜蜂蜜,干竹笋,新茶叶,还有井冈山的特产和很多红色纪念品。

  井冈山不再是贫穷叙事,而是大踏步走在现代化的路上。村民不再柴刀砍树,不再锄头挖土。像神山村,依托绿水青山和红色旅游资源,很多村民开设了“农家乐”,不仅卖土特产,还开小饭店。二十多年前,我第一次来井冈山,农民住的是竹篱茅舍,二十多年后,我看到神山村,看到井冈山很多地方,已是仓廪俱丰实,小楼遍地。革命先烈,舍生忘死为的什么?为有牺牲多壮志,敢教日月换新天。日月给谁换天,给老百姓换天。让人民富裕起来,让百姓生活好起来,是当年牺牲者的壮志。

  且让我补叙一事。落脚井冈山,在一家小饭馆吃饭,我的茶壶空了,去找服务员大姐要开水,大姐爽快,给我提来热水瓶。这个不是事,到所有的饭馆吃饭,服务员态度都不错,让我心生感慨的是,末了,我说放点茶叶吧。大姐笑容温暖,说,这有两个塑料袋,给你两包茶叶吧。她一把一把,满满地给我抓了两大包,一包是绿茶,一包是红茶……这就是井冈山人民,这就是革命老区群众,他们始终保持金灿灿的笑容和金子般纯粹之心。

  若说,红色是井冈山的初心色,不论走多远,不论走到何处,革命圣地初心不改。那么,绿色是井冈山的天然色。人类未生之前,绿色早在,人类消亡之后,绿色仍在。井冈山苍茫绿色,那是生命之色。而金色,象征着丰收,是革命使命之色,更是阳光映照下人民群众灿烂好脸色。(刘诚龙)